autumnmaria

老福特橘园:

橘园君的视频教程第一发(*´ω`)(´ω`*)!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教你如何在老福特上传视频,各种封面小技巧独家放送中。


学习完奉上【我有100圆】视频开箱种草活动传送门:【戳我戳我】

一起剁手快乐,开箱拆快递获得双倍快乐!还有千元以上种草基金upupup!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

mijin.x:

《寄生虫》
      如雷贯耳的名字,看完以后,只想说,名不虚传。为了保证大家的观影体验,本文不涉及剧透。
      如同片名所说,本片就讲述了寄生的故事。穷人和富人,是这个影片最为对立的两组人。穷人的事事钻营,富人的单纯洒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影片中有一句非常令人震撼的台词“富人好单纯。”其实,与其说是富人单纯,倒不如说是,在对待生活上,富人要容易很多,容易的事情,富人往往不会难么在意。
      对于穷人阶层来说,一日三餐吃什么,什么时候能买一件好衣服,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当温饱都没有解决,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光是讨生活就已经花费了全部精力了,所以对待生活上,穷人都显得比较钻营。而对于吃穿不愁的富人阶层,吃什么,穿什么只占了生活的一小部分,他们的生活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比起是不是吃得饱,吃的开心不开心才是值得关注的事情,他们的生活已经由基本的物质层面上升到了精神层面,所以,穷人在物质上的钻营并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有更多需要关注的事情。
      影片中有很多的镜头来展现这两个阶层的不同,同一个社会,不同的阶层生活状态,是影片最为明显的议题。隐藏在这个议题后面的是作者对于社会生态的一种绝望的观察。即使知道了阶级的差别,即使明白了差别在何处,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片中的富人也是平常的人,也没有为富不仁,他们的富有来源于自己辛勤的工作,我们无从批判。片中的穷人也并不是伟光正的一家人。当富人不可恶的时候,作为穷人的一方才更显得绝望。因为除了羡慕,我们连咒骂出气都失去了资格。
       影片的最后,将石头送回水里的那一刻,这个石头与别的石头并无差别,就如同人一样,大家都是人,是没有本质差别的。可是,就是分为富人和穷人,我们无力改变。如同那块石头,当它是摆件的时候,看起来艺术感十足,当它没有被发现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一块石头。

【粉蓝】比爱多一点的,是你

firez:

—现实/磕糖文


—食用警告,假糖为主,真糖为辅,不要磕迷幻了找我要av号。


—不就挡积木么,来啊谁怕谁啊zzzzz






/人一生中只会有一次心动,比心动多一点的是喜欢




比喜欢多一点的是爱,而比爱多一点的,是你/






#1




裴珠泫人生中的第一次心动,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心动魄。




那是2014年,那一年,练习五年之久的裴珠泫终于即将出道,虽然这也意味着,她将按着旁人为她定下的轨迹,填满未来数年的人生。




出道showcase的前一天晚上,裴珠泫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睡着,因为她的生活,即将从一个未知走向下一个未知,而面对未知的勇气,却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前途是一场无法回头的冒险,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场冒险又是否真的像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那样值得。




夏季的夜晚,有些炎热,裴珠泫带着薄汗从床上坐起身,看着床头边闹钟里的指针一点一点的画着圈,宣告她练习生活刑期已到,心中反而沉重不已,她叹了口气,跳下床,走到客厅,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为自己那叫嚣着的身体补充些水分。




宿舍里静悄悄的,夜色透过客厅所连接着的阳台洒了一把零碎的月光,裴珠泫连灯也没开,便径直步到了厨房,借着微弱的光线,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正喝着,余光却不小心瞥见了一个暗色的身影。




她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有叫出声来,好在那身影的轮廓还算清晰,让她瞬间便反应过来是谁站在那里。




那人背对着立在玻璃门外的阳台上,只留了一个漆黑的影子落在地上,裴珠泫认出她,心里有些诧异,也没多想,便端着水走了过去。




时间风化记忆,许多人的音容笑貌,在裴珠泫的脑海里都已模糊不清,但是那晚对方的那个转身,却始终在她的脑海里重回往复,她记得那人有些吃惊的表情,记得那转眼便掩饰住的堂皇,记得那双闪着星光的眼睛,记得对方微微张口,随后轻唤了一声,




“欧尼?” 




裴珠泫把手中的水杯递了过去,“你也没睡?” 




那人低头接过,“啊…是。”




“睡不着?”




“有点。” 




裴珠泫笑起来,原来这彷徨的夜晚,睡不着的不止她一个人。




裴珠泫走到她身边,同她一样微微倚在栏杆边看向漆黑又辽远的夜空,轻声问道,“因为害怕吗?”




同她一样,害怕无法掌控,害怕无人喝彩,害怕前方那看不见的遥远的路吗?




那人似乎从嘴角牵出了一点笑意,偏头看向裴珠泫,反问道,“欧尼也是吗?”




裴珠泫点了点头,表情似乎有些懊恼,“嗯,练习了这么久,期待这么久,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我反而害怕的有些想要退缩,我怕无人分享我的不安,怕自己承担不起这一意孤行后的结果,我好像什么都怕,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一直以来信仰的是否是对的。”




孙胜完听到裴珠泫坦诚的回答,目光带了一丝了然,她很清楚这种感受,因为她也一样,期待着,又抱怨着,梦想着,却又害怕着。




“害怕,是很正常的一种情绪,人都是会害怕的,欧尼。”她的目光清澈,像是带着一种淡淡温和的力量,在悄悄的抚平裴珠泫的懊恼与焦虑。




“你也是吗?” 裴珠泫问。




孙胜完微微一笑,“嗯,我也是的。” 




裴珠泫看着那人温和的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轻快,她歪了歪头,“所以..你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




盛夏的夜晚,没有蝉鸣,这世界似乎总是喜欢在心动的时候,送上寂静。




裴珠泫后来想起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联想到一阵温和又清甜的风,散发着蓝色柑橘的香味,她想,这世界上似乎没有谁比那人更适合微笑,纤瘦的身影伫立在夜色里,化做连绵的温柔,随后一字一句的卷入自己的心底。




“对欧尼的话…倒是有的。”




她看着裴珠泫,眨了眨眼睛,那一刻的郑重与柔情,几乎惊散了裴珠泫心底所有的浓雾凡云。




她说,“我会一直陪在欧尼的身边,无论未来有多厚重,我都会陪着你,我会分享你的不安,也会与你一道承担未知的后果,欧尼只需兼程,风雨嘛…交给我,就好了。”






#2




事实上,裴珠泫的第一次心动,仅仅只是心动,与喜欢无关。




喜欢比心动多一点,而爱,也不可能只是短短几句话就可以概括。




裴珠泫的心动,是一个瞬间,直到那个瞬间真的被一个人变成了她随手就可以触碰到的东西时,才真正被算作是了喜欢。




出道以后,作为nh娱乐公司巨头所推出的女团,组合的成绩其实并算不上是十分理想。裴珠泫作为队长,自然也担下了大部分的压力。




事实上,裴珠泫很像是一个带着假面的人,她很少会在成员们面前流泪,作为组合里年纪最大的姐姐,流泪似乎是一件有些难堪的事,可即便如此,也没有人能真的带上假面活上一辈子。所以在那些触及内心的时刻,裴珠泫也还是没有办法不落窠臼。




那大概是拿了初一位的时候。




拿着奖杯,说着获奖感言的裴珠泫,大概是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没能忍住泪意。她记得那天自己心情复杂,许许多多的情绪都纠缠在了一块,她没有办法控制,可还是不得不努力微笑,努力把所有想要说的话说完整。




而那人温暖的眼神也在一瞬间向裴珠泫递了过来,下舞台的时候,裴珠泫被她牵住了手,那掌心温热有力,有点像是要让裴珠泫把自己交托出去的意思。




她把裴珠泫带到了一个镜头看不到的地方,也是一块没有人的空地。




裴珠泫的眼泪这才终于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




裴珠泫在一边哭,而那人就等在一边默默陪着她哭。




一直到裴珠泫平复了心情,再次转身向她走来,那人才带着有些心疼的语气,轻问了一声,“还好吗?”




裴珠泫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再哭一会儿也没关系的,接下来没有行程,我让她们几个先回去了。” 




裴珠泫摇了摇头,抬眼对她扯出一抹微笑,“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胜完呐。”




那人也同样对着裴珠泫展颜微笑,她又重新牵过裴珠泫的手,放在手里握住,随后看了看远处那若隐若现的舞台,软软的唤了一声,“欧尼。”




裴珠泫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那绚烂过后此时已空无一人的舞台,轻轻的应道,“嗯?”




“我们真的做到了…”






喜欢那柔嫩的芽,就这样静悄悄的生长在了那人微微流着细汗的掌心里。




裴珠泫记得那特殊的温热,将自己的内心里的寒冰融化成了温和的水滴,流淌在自己的生命里。




所以在后来很多个流泪难熬的时刻,她都会想起那个人,奔向那个人,而那人也总是会温柔的伸出手,又或是张开怀抱,把自己圈进一个小小的安全的圣地。




“我们成员之间会互相倾诉,可是Irene欧尼好像不怎么喜欢说自己的事情。” 




综艺时的采访,听着成员们说着对自己的评价,裴珠泫心里也许是复杂的。




她的确是很少会向成员们表现出自己的辛苦,因为害怕给妹妹带去负担,也生怕如果连自己都扛不下去的话,整个队伍都会因此垮掉。所以,她宁可把这些辛苦的地方都藏起来独自舔舐,也不肯坦露一点自己的心声。




她原以为自己藏的足够好,可没想到,还是没有瞒的过那人的眼睛。




只是,孙胜完的关心却从来都不会让人觉得多余和刻意,而且总能在裴珠泫感到寂郁的时候,恰到好处的出现。




她会为裴珠泫做她爱吃的萝卜糕,会牢牢记住裴珠泫的取向和口味,裴珠泫做音乐银行MC的时候,时常会因为压力而失眠,她就会细心的换掉裴珠泫房间里的香氛,添上自己准备好的睡眠香,她还装作不经意的送了裴珠泫一种对睡眠很有帮助的软枕,甚至在裴珠泫情绪不对的时候,为了留给她足够的空间,大半夜的拉上几个吵闹的成员去汉江散步。




孙胜完的温柔没有一点痕迹和棱角,像水一样无声又无息,却又像水一样,蕴含着温和而又强大的力量。




正如松鼠喜欢松果,兔子喜欢萝卜,倦鸟归林,而鲸鱼向海。




裴珠泫喜欢孙胜完,一切,都不过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 3




喜欢就像是一种很可爱很温柔的雨,淅淅沥沥,落在谁的身上,就会变得只愿意对她撒娇,任性,耍小脾气。




而裴珠泫的那种名叫喜欢的雨,恰好就落在了孙胜完的身上。




她多希望那人的目光永远只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又怎么可能呢?




她看着那人参演的合作曲MV, 无数个简单而浪漫的画面拼凑在一起,心中升腾起奇怪的醋意。明明知道不是真的,可还是忍不住对那人,闹起了小脾气。




“我想听Spring love。” 




晚饭结束后的餐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孙胜完起身去刷碗,而裴珠泫跟在她的身后,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那人果然有些诧异,转过头,“哎?”




“我想听你唱Spring love。” 裴珠泫又重复了一句。




“欧尼,我今天已经唱了好多遍了。” 孙胜完有些无奈,这几天以来,裴珠泫似乎一直想让她唱这首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好像要证明什么东西一样。




“你要是不想的话,那就算了,反正没有人跟你一起合唱,你肯定也觉得挺没意思的。” 




裴珠泫扔下一句凉凉的话便回到了自己房间。




可回房之后的裴珠泫,坐在自己的床上,回想起自己这几天以来对孙胜完莫名其妙的要求,却忽然觉得自己幼稚极了,都多大岁数了,竟然还想通过这种让对方对自己唱一百遍情歌的方式去证明对方也是喜欢自己的。且不说孙胜完从来没有说过她喜欢自己,就算她真的也有这份心意,自己的做法也实在是无聊又任性。




裴珠泫蜷在床上,把头蒙在被子里,对自己刚刚说出来的话和语气都感到无比的懊恼,可是她性子要强,又做大姐姐做惯了,一直以来的强势和高傲让她根本没办法红着脸去跟那人低下头道歉,她自责着,又纠结着,心想,如果心动可以一直只是心动就好了,如果心动从来就没有变成喜欢就好了,那么她的占有欲也不会如此的无处安放。




裴珠泫正懊恼着,忽然,从门口传来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欧尼,在吗?” 




裴珠泫咬着唇,没有回答。




“欧尼,我可以进来吗?”




那人连问两次之后,裴珠泫终于还是从床上翻起,脸上带着一点复杂的神色,打开了门。




她竟然带了一把吉他进来。




裴珠泫看着那把吉他,一下子失了神,抬眼再去看那人,便只看到她挂着一副温柔的笑,对自己道,“欧尼,我来给你唱歌了。” 




裴珠泫拉着她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那人真诚又温柔的眼神,终于还是说服了自己,脸色红红的向孙胜完道歉,“对不起,我刚刚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喜欢这首歌,很想听你唱。” 




那人又柔柔的笑起来,仿佛并不在意,“我知道啊,所以我拿来了吉他,我想把这首歌认真的唱给欧尼听。” 




裴珠泫的屋子的光线是暖黄色的,垂在那人的侧脸上,可却仿佛像是投射在了宁静的海底,包容了她所有的任性。




“…….This is love, 随风而来的爱情,在我身上蔓延,飘落在我的心上,又轻轻的在你身上落下…..”




孙胜完不厌其烦的唱了很多遍,直到裴珠泫终于忍不住红着眼睛抬起头对她说,“够了,胜完呐,停下吧。”




裴珠泫的喜欢,似乎变成了一种委屈又酸涩的雨,淅淅沥沥的,想喝令它停下来,却反倒愈发汹涌。




孙胜完的指尖果然停止了动作,她把吉他放到了一边,随后静静地凝视住裴珠泫的眼睛,心疼的抬手擦去裴珠泫脸上不小心流下的一道泪渍,“怎么哭了呢?明明我唱歌是想让欧尼更开心的啊….”




裴珠泫拉下她的手,却小心翼翼的只攥了那人一个小小的指尖,她的喜欢,一滴一滴的,尽数落在了孙胜完的手背上,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听你对我唱这首歌么?” 




孙胜完摇了摇头,只是温柔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喜欢变成了雨,而雨打湿了你。




“因为,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从此以后,我也弄丢了我自己....






# 4




孙胜完的心,柔软,豁大,像是深蓝的海水,包容了一切。




她包容了裴珠泫偶尔的调皮和任性,也包容了那人突如其来的小脾气,却从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她也需要去包容那份裴珠泫一直藏于心底的感情。




很多时候,孙胜完都是一个感性的人,而裴珠泫则会更为理性,可却偏偏在爱情这件事上,两人却调了个个。




对于她们的身份来说,喜欢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想要在一起却难上加难。




孙胜完不敢轻易的回应,因为爱情会令人受伤,而她也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说好要一直保护裴珠泫的自己,到最后反而成为了伤害她的人。




记忆的屏障,让许多逝去的光阴很难重现,好在艺人的身份与众不同,恼人的镜头,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成为那些回忆最温和的出口。




镜头记录了许多个两人若即若离的时刻,也记录了许多冷淡的回忆。




为了在粉丝面前装作与往常一样,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配合着营业,大部分的粉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有小部分留心的她们的人会忽然发现,两人的距离变得远了,对视也变得闪躲和尴尬,不再总是在镜头面前提起对方,甚至连站位坐次都开始不再挨在一起。




孙胜完呆在练歌房里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她尽可能的想要避免与那人的接触,她也不再用暖暖的眼神接受那人移向自己的目光,她对所有人都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柔,却除了她曾最用心对待的那一个。




舞台结束后,来晚了一些孙胜完去找经纪人要矿泉水喝的时候,水已经被发完,经纪人说帮她再去找一瓶让她稍等一下,孙胜完点了点头,可是满身大汗再加上口渴难耐,还是让她觉得难受极了。




裴珠泫看了过来,刚想把自己的水递过去,却发现另一个人竟也递了水过去。




“先喝我的吧,胜完欧尼。” 




那一瞬间,裴珠泫的手就那么直直的定在了那里,定在了孙胜完的眼前,赤裸裸的,几乎无处可逃。




那一刻,她多么希望孙胜完可以向自己走近一些,就像是在所有似是而非的感情里,选择了自己一样,拿走属于自己手里的那一瓶水,可是孙胜完没有,她向自己投来抱歉的目光,最终还是取走了朴秀荣手里的那一瓶。




裴珠泫红了眼睛,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感到难过,明明只是一瓶水罢了,是啊,明明只是一瓶水而已,那人为什么要向自己投来那样歉疚的目光呢?




这些天以来,孙胜完一直在对自己躲着,避着,她怎么会不知道,可如果她真的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那她那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心里的那句话说出口的。




不爱就说不爱好了,何必这样对自己避之不及,自己又从来也没有奢求过什么,更没有心存侥幸,大不了自己以后把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情绪都整理好就是。




裴珠泫就这样藏着所有的苦涩,撑过了一段时日,一直到她因为这些日子以来的压力和焦虑最终崩溃,发起高烧而不得不躺在家里,她才终于发现,她一直告诉自己即使没有孙胜完在身边也可以过的很好的这种话都是骗人的,什么整理不该有的感情也都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赌气罢了,她甚至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依赖那个人,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需要那个人。




其他成员们都出去跑行程了,裴珠泫一个人吃了药在家里躺了半天,晚上成员们回来的时候,挨个进来探望了一下她,叮嘱了几句好好休息便各自回房间了,而孙胜完因为那天的个人行程,回来的晚了一些,裴珠泫没有等到她。




一直不知道已经是半夜几点,裴珠泫才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轻轻触上了一抹微凉。




只一瞬间,裴珠泫便知道来人是谁,只是奇怪的是,她的手心竟不如往常一般温热,反倒是像吹了很久的寒风一样有些冰冰凉凉的。




裴珠泫在感受到那人指尖的同时就已经醒了,若不是那触感是如此的真实,她几乎就要以为自己是在梦里。




“你手好凉…” 裴珠泫没有睁眼,就那么嗓音哑哑的忽然吐出一句。




那人的手猛的收了回去,事实上,她总共也没有停留很久,只是没想到还是把裴珠泫惊醒了。




“抱歉,吵醒你了…” 




裴珠泫睁开眼睛,可是在黑暗中,她找不到对方那双向来明亮的眸子。




“你回来的好晚。” 她找了一个那人大概所在的方向,侧头轻轻道。




“嗯…抱歉。” 




裴珠泫皱了皱眉,“为什么又要道歉?” 






抱歉没有早点回来看自己?还是抱歉一直以来的逃避和不爱自己?




那人忽然没了声音,黑暗中,连神色表情都看不见。




裴珠泫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你其实没必要对我道歉,你没有做错什么,喜不喜欢一个人,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强求不来,我也没有奢求你真的要回应我什么,我知道很多事情对于我们这种身份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其实,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做错什么,做错的是我,是我太任性的放纵了自己的感情,如果这段时间,你因为我说的那些话而感到困扰,我向你道歉,你不用勉强自己躲着我,我会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做回原来的我,队长也好,姐姐也罢,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




裴珠泫在憋着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以后,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顺着脸边落在了枕头上,她侧了侧头,感谢这片黑暗帮她藏起了她的苦涩和不堪,她动了动身子,想要侧过身背对着那人把自己彻底藏起来,可没想到竟得来了那人的一句,“欧尼,对不起,我…好像做错了。”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也带了哭腔,微微弱弱的,裴珠泫差点还以为是自己幻听。




“欧尼是不是哭了?我又害欧尼哭了是不是?对不起,我是真的不想这样的…”那人又道,这次连声音都带来一些极低的颤抖。




孙胜完把脸埋进了自己掌心里,“我喜欢欧尼,可是我听说的爱情好像永远都是伤害和痛苦更多,所以我一直不敢回应,我害怕我会伤害你,可我真的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变成了这样。”




“对不起...欧尼,可是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更好…对不起,我是真的….” 




孙胜完话还没说完,手已经被那人从脸上拉开,随后她被一股力量带着往前倒了下去,慌乱之间,她用手撑在了床边,停在了距离那人的脸上几公分的位置上,屋子里仍然漆黑一团,可孙胜完却忽然看见了自己面前那一双闪着泪光的眼睛,她的睫毛微颤,感觉如果再近一些,几乎就要扫到了那人的眼皮上,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人的鼻息温热,似乎还充斥着淡如幽兰的体香。




就在那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那人柔软的唇忽然覆了上来,那如春一般的温柔和缱绻立刻从孙胜完的齿间一直传递到了心脏。




吻似花语,不如说出口那般脉络清晰,可是爱,本就是噤若寒蝉,哑口无言。




时间就这样停止在那梦幻般的花园里。




比心动多一点的,是喜欢。




而比喜欢多一点的,是爱。




喜欢可以停止,而爱,则永无休止…






# 5




在裴珠泫的世界里,孙胜完是她的盖世英雄。




虽然没有踩着七彩祥云而来,但是累了会给她肩膀,冷了会给她手心,不安了会给她笑容,害怕了会把她拥在怀里。




组合出道五周年的FM现场,有一个游戏环节。




是一个由软纸箱做成的大型的积木叠叠乐。




到了裴珠泫的轮次,那被垒起来一人多高的积木塔几乎已经是摇摇欲坠,孙胜完看着那已经很难再被抽出来的积木,悄悄的捏紧了拳头,尽管嘴里还是在不停的鼓励着那人,“好像还是可以抽出来的呢….“




裴珠泫蹲下的时候,目光扫过站在一旁的孙胜完,她看见对方扬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安心。




她是个游戏胜负欲很强的人,但在这样已经摇摇欲坠的情况下,她其实也知道结果大概会是什么。




事实上,对于她来说,在所有人生胜负未知的游戏里,她最想要赢的,是爱情。




而孙胜完,早已经将满满的爱悉数给了她,所以胜负这种东西,她其实也早已经没再那么执着。




如裴珠泫所料,高高的积木塔在她抽取最后一根积木块的时候,终于还是轰然倒了下来,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在那倒塌的一瞬间,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居然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身边,将所有倒下了的木块用自己的身体倾数挡了下来,连一块都没有落在裴珠泫的身上。




裴珠泫的笑容挂在脸上,可还是不容察觉的微微愣了一下。




那积木块虽是软的,但是有棱有角的地方到底砸在身上还是会有些感觉,而那人就那么毫不犹豫的飞奔过来,护住自己,是小飞侠吗?




裴珠泫笑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盛在眼里,几乎就要盛不下了。




“你是小飞侠吗?就那么跑过来,如果真的是很坚硬的东西怎么办?”




 回到宿舍后的裴珠泫,终于还是忍不住把孙胜完拉进了房间,明明嘴角噙着笑意,又偏偏想要故作生气。




“如果真的是很坚硬的东西,那我一开始就不会让你去动它,我不是小飞侠,也没有瞬间移动的能力,所以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我其实很害怕我会保护不了你,所以我只能把你放在我身边,看着你,除非迫不得已,不然我一定会让你远离那些危险的东西。” 




你本是温温柔柔人,却为我做尽勇敢无畏事…




裴珠泫看着她,眼里却忽然涌上一股酸涩。




“我不要你做什么盖世英雄。”




随后她凑过身子,轻轻一吻印在那人的唇角,“我只要你,好好留在我身边。“








/爱是四目相对时微微一笑的默契,爱是十指相扣时心照不宣的甜蜜。




比喜欢多一点的,是爱,而比爱多一点的,是你。/









Ps:好久没有写这种风格的文,温柔到骨子里的fl简直让我抛弃一切想要写沙雕文学的欲望。


我自己最满意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你本是温温柔柔人,却我做尽勇敢无畏事。” 


挡积木我真的看了无数遍,温柔到什么地步,才能如此勇敢,虽然知道是软的,可我还是想为fl磕头掉。


这篇来自昨天被fl甜到死亡今日从坟墓里爬出来的F爆肝出品,爆完肝我就接着回fl墓园里躺着了,fl没有亲亲之前,谁都别来喊我,让我先死一死。





去她的城:

哪吒:“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才算,这是爹教我的道理。”

—— 《哪吒之魔童降世》 ​​​​